共建“一带一路” 贡献矫形康复中国方案(一)

作者:文:钟伟 编辑:陈冬梅来源:潍坊医学院发布时间:2019-06-03浏览次数:682

44日至16日,我校著名校友、国际著名矫形骨科大师秦泗河教授由臧建成博士、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钟伟医师全程陪同出访,推广中国特色肢体残障手术治疗技术经验,从孟加拉国达卡到印度南部城市班加罗尔、迈索尔,再到印度北部卢迪亚纳,新德里,纵贯整个南亚次大陆。以秦泗河矫形外科技术体系、Ilizarov技术为主的肢体畸形矫正与功能重建外科医学,像一条鲜红的纽带,将访问的城市、医院、大学,以及不同医生和教授贯穿在一起。钟伟医师全程记录,与大家一起分享所见与所感……

共建“一带一路” 贡献矫形康复中国方案 

 —— 我陪秦泗河教授南亚讲学手术交流见闻(一)

2015年,印度、孟加拉国骨科专家来北京参加学术会议,期间参观了秦泗河矫形外科病区,观摩了秦泗河教授几例四肢矫形手术,发现中国特色四肢矫形外科技术体系有许多不为西方所知的奥秘。此后,印度骨科学会先后派遣6名高年资医生来秦泗河矫形外科进修学习,这些医生回到印度后,运用秦氏技术体系治愈了一些严重的肢体畸形残障,秦泗河矫形外科在印度骨科学界的影响随之扩大。

秦泗河教授这次学术交流,纵贯孟加拉国、印度南部、中部、北部长达12天,先后在8个医院发表学术报告、会诊及手术示教12例。由于秦泗河教授支持潍坊医学院附属医院成立肢体矫形与功能重建外科,我作为陪同人员,非常荣幸能够跟随中国矫形骨科泰斗、国际肢体延长与重建学会(ILLRS)与Ilizarov技术研究协会(ASAMI)中国部主席秦泗河教授进行学术交流。


第一站 孟加拉国

经过将近8个小时的旅程,终于从北京到了孟加拉国首都达卡(Dhaka)。到了酒店,放下行李,稍作休整后,我们带着秦泗河教授送给Bari教授的礼物——中国制造的Ilizarov和组合式外固定器,去Bari教授的私人医院—Prof.Dr.Bari-Ilizarov Center

当地时间傍晚7点,Bari教授仍在出诊,诊室外面坐满了候诊患者。我们进入门诊房间的时候,Bari教授正准备给患者打封闭。看到我们他非常高兴,热情地拥抱了我们,然后一边准备封闭药物,一边继续跟我们交谈。

Bari教授的办公室,里面布满了Ilizarov元素:人体骨骼标本脖子上挂的是来自库尔干Ilizarov中心颁发的勋章,办公桌上放着Ilizarov相关的期刊、杂志以及用环状外固定架做出的各种造型,书柜里是各种Ilizarov相关的出版书籍,在其中我们还发现秦泗河教授赠送的《Ilizarov技术概论》、《Ilizarov技术和上肢功能重建》和《肢体延长与重建》。座椅背后放着参加各种Ilizarov会议颁发的荣誉证书。其余的墙上,以及楼梯和各个走廊,全都挂满了照片。我们通过看照片,就知道了Ilizarov技术在孟加拉国的发展及成长壮大的过程。

Bari教授兴致勃勃的带我们参观了他治疗的每一个病人。他的医院一共40张床,但所有的床位都住满了病人,每个病人都有一个相册,相册内容包括术前状态,术后状态以及影像学检查。尽管病人很多,但Bari教授对每一个病人的情况都了如指掌。

这里创伤后遗症病人占比例较高,先天性或后天性畸形患者的比例也不少,秦泗河教授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与Bari教授针对每个矫形的病人就如何进行肢体外观及功能重建进行了深入的探讨。秦泗河教授介绍目前中国化的Ilizarov技术已经弥补了经典Ilizarov技术在矫形手术方面的缺陷,实现了个体化外固定器构型术前测试、预装程序,从而大幅减少了手术时间,且术中操作基本上不用C型臂X线机检测。Bari教授不断点头表示认可,并表示非常感谢秦泗河教授送来的中国生产的外固定器。

Bari教授这里的病人,大多数就算在发达国家,也并不容易处理,并得到好的预后效果。Bari教授通过Ilizarov技术,利用并不昂贵的外固定架,挽救了无数贫苦孟加拉国病人的肢体,并获得了满意的功能。从所有病人看到他时流露出的信任的目光,我们看到的是病人对他的崇敬与尊重。

Bari教授针对我们的到来专门准备了2台手术,一台是胫腓骨骨折术后感染不愈合并肢体短缩患者,一台是胫骨远端Pilon骨折感染不愈合患者。我们也换好刷手服进入手术室。手术室很小,很简陋,只有两个手术间,没有全麻呼吸机设备,所有的外固定配件在坑坑洼洼的不锈钢桶里堆着,电钻是有线的,用脚踏控制,手术铺单很简单,层数也不多……我内心在惊讶的同时也在不停的反问:刚才参观的那么多复杂困难的病例,真的都是在这个手术室环境下进行手术的吗?

手术并不复杂,器械与国内水平无法相提并论,但秦泗河教授游刃有余,顺利完成手术演示。Bari教授在第一台手术快完成的时候去准备第二台手术。此时,我看到听到的Bari教授,身上充满了自信,他能够在国家医疗资源非常有限的情况下,完成一个又一个的手术,治愈一个又一个的患者,为国家解决困难,为孟加拉政府分忧。他的的确确是一个民族英雄。

手术间隙,Bari教授又去门诊看了几个病人,此时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10点左右。之后他热情的邀请我们去他家吃了顿丰盛的晚饭,从北京出发到现在,我们20个小时没合眼了。向Bari教授告别,并非常郑重的邀请他今年1025号到27号来中国参加秦泗河教授母校潍坊医学院举办的一带一路肢体残疾手术矫治国际论坛,Bari教授非常高兴的答应了,连声说:“谢谢邀请,一定去参加!”

躺在宾馆里反而睡不着。我在想Bari教授在医疗资源非常受限制的条件下,应用自制的Ilizarov外固定,治愈了众多的疑难杂症患者,得到了所有患者的信任。无论成人还是孩子,看Bari教授时的眼神,都透露着高兴、信任和感动。这种眼神如此熟悉,这不是跟中国的患者望向秦泗河教授时的眼神一样吗?

Copyright 潍坊医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5002386 鲁公网安备 37070502000027号